|
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新聞
行業新聞 多國制造業數據疲軟拖累增長預期
多國制造業數據疲軟拖累增長預期
2019-06-05

頭爛額 各國制造業PMI數據紛紛出爐,美國、歐洲以及亞洲的日本、新加坡制造業數據普遍疲軟,持續下滑趨勢未能出現扭轉。

制造業PMI普遍疲軟

3日陸續公布的各國制造業PMI數據顯示,主要國家的數據都較為疲軟,制造業擴張放緩或者已經陷入收縮。

IHS Markit最新的調查數據顯示,發達國家中表現較好的美國,5月制造業PMI終值錄得50.5,為2009年9月以來新低,不及初值和預期的50.6,也大幅低于前值52.6。其中制造業PMI產出分項指數為50.7,為2016年6月以來最低;新訂單指數為49.6,自2009年8月以來首次陷入萎縮區間,低于初值49.7和前值53.5。

在歐洲,歐元區制造業PMI在近兩年時間持續下滑,今年以來的制造業PMI數據從未回到50榮枯線上方。5月歐元區制造業PMI數據沒有改觀。歐元區及德國制造業PMI持續疲軟,其中歐元區、德國和法國5月制造業PMI終值分別為47.7、44.3和50.6,均和前值持平,德國和歐元區整體制造業處于收縮狀態之中。德國今年以來的制造業PMI始終處于50榮枯線以下,3月的PMI甚至一度跌至44.1的年度低點。

英國5月制造業PMI降至49.4,為2016年7月以來首次跌破50榮枯線。

在亞洲,日本5月PMI終值為49.8,低于前一個月的50.2,制造業產出已經連續五個月下滑,出口訂單連續六個月下滑,5月的萎縮速度為四個月來最快。

新加坡采購與物流管理學院(SIPMM)3日晚間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,新加坡5月PMI環比下滑0.4,至49.9。這是新加坡制造業PMI在連續擴張32個月之后,首次出現萎縮。上一次跌破50榮枯線還是在2016年8月份。

不確定性帶來負面影響

造成各國制造業下滑的具體原因不同,主要是因為國際貿易摩擦造成的不確定性影響了海外需求,同時國內需求也出現了放緩。此外,英國“脫歐”久拖不決,也對制造業造成負面影響。

IHS Markit經濟學家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,對貿易摩擦的擔憂導致經濟活動急劇放緩,人們對貿易和供應產生擔憂。

根據荷蘭經濟政策分析局的統計,全球貿易量在2017年增長近5%,2019年一季度增速銳減,同比僅增長0.4%,二季度則很可能轉為下降。

自去年以來,新加坡制造業就隨著全球科技產業增長放緩而走弱,特別是芯片等高科技領域。對新加坡制造業指數拖累最嚴重的是電子產業。主要貿易伙伴國經濟增長放緩、國際貿易局勢以及英國“脫歐”等都造成了不利影響。

英國制造業主要受到“脫歐”不確定性的影響,致使產出疲弱。安永日前的一項調查顯示,2018年,英國仍然是歐洲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目的地,但FDI項目的規模同比減少了13%;受到英國“脫歐”影響的行業,FDI規模更是大幅下滑,其中制造業減少了35%。

經濟增長恐受拖累

制造業PMI是衡量制造業采購經理活動水平的指標,代表了一國制造業的健康程度和產量增長水平,視為整體經濟表現的一個領先指標。制造業很容易通過貿易與全世界的經濟活動形成聯動。2016年-2017年隨著制造業景氣狀況改善,貿易量也隨之擴大,呈現出“世界同步增長”的局面。分析人士認為,當前制造業PMI持續回落,必須引起高度重視與警覺。目前全球制造業表現疲軟,對全球經濟恐構成拖累。

IHS Markit經濟學家克里斯威廉姆森稱,5月美國制造業經歷了10年來最艱難的一個月,整體PMI降至全球金融?;鈦現厥逼諞岳吹淖畹退?。新訂單以2009年以來從未見過的速度下降,有可能導致越來越多的公司削減生產和裁員。

美國商務部此前公布的修正數據顯示,今年第一季度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按年率計算增長3.1%,較此前公布的首次預估數據下調0.1個百分點。分析人士認為,受貿易局勢和減稅政策刺激效果逐步減弱等因素拖累,美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長前景并不明朗。

歐元區產出連續第四個月下降,新訂單數量也進一步大幅下降,制造業會在整體上拖累第二季度歐元區經濟表現??死鎪雇飛硎?,由于制造商受到需求下滑的影響,制造業的投入購買、庫存和就業都在下降,企業正在削減支出與減少招聘。

制造業為新加坡貢獻了大約五分之一的GDP。受電子等制造業疲軟的拖累,新加坡一季度GDP同比增速僅1.2%,創出近10年來同期最慢。新加坡政府將2019年的GDP增長預期區間調整為1.5%至2.5%,低于此前的1.5%至3.5%